叫了个炸鸡加盟官网 > 餐饮资讯 >

中国水产业与畜牧业中的环境和食品安全问题


中国水产业与畜牧业中的环境和食品安全问题

近年来,中国的食品安全问题受http://wWW.LWlm.CoM到了国内外的广泛关注,不少学者和机构都从各自的立场对此问题进行了深入而多样的研究。本刊从众多文章中选取了下面三篇视角比较独特的文章予以刊发,它们分别是刊登在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The Woodrow Wil-son 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Scholars)网站、由林登·J.埃利斯与珍妮弗·L特纳合写的《中国水产业和畜牧业中的环境和食品安全问题》,刊登在“中国环境论坛”(China En-vironment Forum)网站、由杨扬与珍妮弗·L特纳合写的《中国的食品安全》以及由娜塔莉·拜尔写作的《有机食品在中国的扩张》。希望这三篇文章能为我国研究者在这领域的研究提供一定的帮助。

一、牲畜革命带来的意想不到的后果

上个世纪80年代,水产养殖业成为农村发展的一个主要目标。中国海产品总产量中,64%来自该产业,这也使中国成为世界上惟一一个人工水产养殖超过野生捕捞的国家。自1978年以来中国的水产养殖产量增长了490%,成为世界上水产养殖产量最高的国家,占世界总产量的57%。如此高速的发展并不是没有任何代价的。事实上中国的高密度动物养殖业(CAFOs)和水产养殖业所造成的污染给水、土壤和空气的质量带来了很大的威胁,这也转而成为人类健康和农业生产的主要威胁。工厂化养殖场和水产养殖业可能带来巨大利润,但是SAILS和禽流感的爆发以及人类不断感染猪链球菌的病例时有发生,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即动物极度密集饲养如何造成这种疾病的快速变异,进而传播给人类。

二、棘手的威胁

中国已经有两千年的养鱼历史,这使中国成为最早的文明国度。因此,海产品已经构成了中国饮食的主要组成部分,到2020年家庭海产品消费量预计增长40%。水产养殖业是很有活力的产业。中国地方政府把发展水产业作为一种脱贫致富的途径,并对罗非鱼等可盈利养殖物种的养殖生产实施了补贴政策。对水产品的统计主要集中在产量上而不是养殖场结构和数量方面,但是这个产业已经在全国范围内发展起来,特别是东南沿海地区更为密集,而且它主要是由私人经营的小鱼塘组成。

由于鱼自身能够将污染保留在鱼肉中,食品安全已经成为中国水产养殖业的一大挑战。国际上对于食品安全的关注已经让中国付出了昂贵的代价,这是由于一旦发现污染,相关国家将禁止该产品的进口。2005年日本禁止中国鳗鲡进口和2003年欧盟禁止中国虾进口,这两个重要的事件给中国相关企业造成了重大影响。2007年美国禁止进口中国五类海产品,又一次打击了中国的水产养殖业。由于水产养殖业中养殖用水的污染、危险的养殖操作和粗劣的加工,中国的消费者也越来越关注食用鱼的安全问题。在生态影响方面,中国水产养殖业的快速发展严重地污染了河流、湖泊和沿海水域。此外,该行业对鱼粉饲料的大量需求也正造成海洋资源的枯竭。

三、令人生畏的养殖动物

据估计,2003年中国有90%的动物养殖场没有采取控污措施,而只有10%的养殖场实行了环境影响评估。中国的高密度动物养殖业比工业工厂多产生40多倍的氮污染物和3.4倍的固体废料。作为密集饲养动物所必备的条件,要使动物存活并生长,必须使用抗生素,有时也使用一些含有重金属的兽药。因此大量此类物质渗透到土壤、人类饮用水和肉类中。随着中国CAFOs在全世界范围内的扩展,其对全球也有一定影响。首先,有证据表明动物饲养环境有助于传播疾病,例如禽流感。自1983年以来,中国一直出口养殖动物,远至中东地区。因此,中国养殖场的病原体事关世界健康。其次,中国的劣质肉和肉类相关产品也通过出口

四、中国动物饲养对环境健康的影响

高密度动物养殖业中,从养殖场到餐桌的全过程都影响着人类健康,究其原因都是因为食用了CAFOs的产品和居住在养殖场附近。CAFOs通过有机和无机污染物以及病原体,污染土壤、水、空气、食品和人们的生活方式。在中国,由于生产结构的原因,危及人类健康的动物养殖管理操作一直处于无节制状态。尽管农用地中每平方公里动物的养殖密度被经济与合作组织高度重视,很少有个体养殖场能像美国个人养殖场一样容纳同样多的动物。中国大多数动物都被饲养在数百万的中等规模的家庭式饲养场,这些养殖场难于得到有效管理和监控。这样的养殖场经常喂养包括工业化合物和肥料等动物必需的饲料,根本不了解后期影响,而只是为了获得最大利润。

(一)高密度动物养殖业中的不公平

1.经济影响和贫困 2.对养殖场工人健康的影响

养殖场的工人是易受CAFOs影响的又一人群。CAFOs的排放物包括一些在空气中传播的污染物,像氢化硫、氨和内霉素,这些物质对工厂内的工人和周围社区的居民都构成了威胁。美国CAFOs的工人至少有25%的可能性患哮喘、支气管炎和急性肺炎等呼吸系统疾病;并有30%的可能性患肺中毒,即一种急性但并不致命的呼吸系统疾病;他们还有可能死于窒息或者呼吸衰竭。在美国进行的研究表明,居住在CAFOs周围两英里的居民都有可能患呼吸系统疾病。

3.对易受污染人群的间接影响

在中国农村,有3亿人不能使用安全的水源,这主要是农业生产和动物饲养的排放物造成的。下面将要讨论CAFOs的废料对水质的直接影响。但是这种污染也根源于CAFOs的投放物——即所投放的饲料和注入其中的水。

清理和加工CAFOs动物所带来的水中废料和水污染是另一个对养殖场附近环境和社区的间接影响。中国日益严重的水资源缺乏——中国的人均水资源只是世界人均水平的1/4——应该鼓励研究人员考虑到CAFOs中水的保持和循环利用,特别是东南沿海。

(二)有机污染物

有机废料的产生是动物饲养过程不可避免的;然而,随着动物高密度养殖的发展,这种废料会很危险地集中起来。被污染的食物和水中有机废料的消耗会导致致命的细菌感染和疾病。细菌都聚集在肥料中,尤其常见于CAFOs肥料中,这是高碳水化合物饮食所导致。当未经处理的肥料用于蔬菜时,以及屠宰过程中排泄物污染了动物的肉时,病原体就会传染给人类。

1.有机水污染

在中国,只有5%的动物废料得到处理。当未经处理的废料被施用于田地中,40%-60%的氮从土壤中滤出并进入水中。生态系统中的“富养化”,或叫作“高度营养集中”和海藻的繁茂掠夺了水里生物所需的氧气。来自CAFOs的废料也严重影响了长江的水质,这条大河占有全国淡水总量的35%。

2.有机土壤污染

动物肥料是不错的肥料来源。动物肥料中的有机物质提高了水的容量,减少了对土壤的侵蚀。尽管CAFOs废料往往包含大量病原体和其他添加剂,但是通过对动物饲养和其他农业方面的整合,许多经济和环境利益都得以实现。例如把动物废料当做谷物的有机肥料,或者利用放养的小鸡来控制庄稼中的害虫。

(三)无机污染物和有害添加剂

肉食性物种如大马哈鱼和虾类等的养殖,往往会产生大量的抗生素和废物,会对环境产生危害。所有的动物在高密度条件下,为了生存下来都需要精制的饲料,更不用说生长了,尤其是因为被关养的动物不能根据它们的营养需求选择自己的食物。这些人造饲料就含有有害添加剂。当饲养者和饲料生产者走捷径减少成本时,这些有可能产生危害的物质就参与到食物链中。

1.抗生素和荷尔蒙

将抗生素和荷尔蒙作为防治性药物来喂养动物的做法在西方确立下来,也可由此增加动物体重。有充分的证据证明这些添加剂仍保留在肉和动物的排泄物中,并渗入到土壤和养殖场周围的水里。而在中国,荷尔蒙和抗生素在养殖业中是被禁用的。尽管禁令出台了,但是由于过去对抗生素的滥用,抗生素的抗药性仍是中国面临的一大问题。

2.重金属

动物养殖场的肥料产生相当多的重金属,包括铜、锌、硒、钴、砷、铁和锰,这些重金属很可能对食物和环境安全构成威胁。它们被添加到动物饲料中来以增加其体重,减少疾病;因而大量重金属留存在动物体内并散布于周围环境中。

(四)食品安全

2007年3月,中国卫生部报道2006年有196人死于食物中毒,但是由于瞒报,真实的人数很可能更多。中国薄弱的监控能力、强大的地方政府保护主义和为数不多的保护消费者的监督人员,使得食品安全控制一直是中国所面临的问题。

重金属留存于所有动物中,尤其是鱼类。

汞中毒的一种常见方式就是吃鱼,因为汞沉淀在鱼肉中。汞中毒还会引起流产、影响大脑发育以及损伤内分泌系统、肾和其他人体器官。

另一个令人不安的添加剂就是三聚氰胺,http://wWW.LWlm.CoM一种从煤炭中提炼的工业化合物。在中国,这种来自煤炭的工业化合物通常被添加到鱼、猪和动物饲料中,因为它是增加食品中氮含量的一种省钱的方式,氮含量的增加使该食品显得富含蛋白质。

2003年中国成立了食品与药品监管局,来应对食品和药品安全监管问题。2003年以后,中央政府开始通过更多的有关食品质量监控和卫生许可证的规章制度。即使卫生部门颁布了规章制度,食品安全在很大程度上仍依赖于地方政府的管理,但实际情况是地方的渔业管理部门因缺乏相应的管理机制和管理能力而无法对水产养殖进行严格的管理。新华社的一个采访披露,一些负责鱼类食品安全监管的地方政府机构没有能够认真地履行其职责,或根本没有行使其监管职能。进一步使食品安全问题复杂化并影响消费者信任度的方面是,当公开宣布进行调查时,一些针对养殖场和市场的调查结果的细节却并不向社会公布。

(五)传染病

疾病,以及对疾病的恐惧是全球CAFOs改革的强大推动力,尽管有关CAFOs的安全研究的结果仍被讨论,尤其是禽流感的争论。一份2004年的评估报告估计,中国的养殖场因动物疾病每年要花费238亿多美元。提倡大规模的CAFOs是基于这样的理论:被圈养的动物能得到更好的监控,它们的饲养者在动物安全饲养方面也是见多识广的。

但是,2005年,青海湖一些大型鲤鱼养殖场和饲料加工厂附近有大量的迁徙鸟类感染了禽流感,上述现象被质疑与其养殖方式有关,更有一种假设认为,以家禽粪便为饲料的鱼类养殖方式在禽流感传播到野生鸟类种群的过程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五、为开始新的牲畜革命所做的努力

当今中国的政策意见把CAFOs当作解决耕地约束问题和解决对蛋白质不断增长的需求的方式。作为中央政府对此行业的许诺,2001年国务院签署了农业部有关《加速国家动物养殖业的建议》。中国政府给予食品安全问题的优先考虑使其向农业和渔业研究允诺了大量的资源,而这项研究也为饲料、鱼的种类和养殖操作提供了一些很有希望的新的选择。这样的研究有望促进生态上更为安全的养殖场的建立,从而也保护人类健康。

中国出口商品中越发严重的食品安全问题更引起了对所有食品生产部门监管的关注,这就使CAFOs和水产养殖业的管理质量得以改进,并减少其对环境的影响。

(一)针对高密度动物养殖业和水产养殖业的国内政策

1.水产养殖业

为了促进CAFOs的生产更清洁,20世纪90年代中国农业部开始向养殖户提供贷款。而且,农业部在生态农业、动物排泄物产生的沼气和改善有机肥料等方面实施了示范工程。最给人希望的是中国第一部《动物养殖法》于2006年生效。这部法律致力于鼓励大规模养殖和确保产品安全。按照这部法律,政府已采取措施来表示对食品安全的关注,这包括2007年8月,政府划拨11.6亿美元用来建设食品安全监控的基础设施,加强对CAFOs和水产养殖业的控管。

(二)沼气

动物排泄物本身含有沼气,大量的沼气就来源于此。在中国,生物燃气的研制有望提供更急需的能源和安全的肥料,同时也能处理CAFOs的主要污染物。海南省提供津贴鼓励使用沼气的加工设备的研制,在这方面它已成为发展较快的省份之一了。使用沼气的加工设备可以限制水污染和空气污染,同时也可为贫困的农村地区提供能量。农业部在“国家农村沼气建设方案”中鼓励该设备的研制。

(三)更安全、对环境更有利的饲料的研制

饲料被直接投入水中,那么多余的养分和添加剂(包括抗生素和为保护鱼类免患疾病的杀真菌剂)也就污染了水质。新的饲料可以帮助降低养鱼场一些废物的排放,并减少工业不能承受的对于鱼粉饲料的消费。正在研制的新饲料有以下几种。酵母型饲料:根据世界资源研究所(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的报道,“中国的研究者们正在研究一种基于酵母的饲料添加剂,这种方法可减少水产饲料中一半以上的鱼粉饲料”。大豆型饲料:截至2007年,中国的水产业每年消耗450万到500万吨大豆粉。一些物种,如一种中国主要的养殖鱼种罗非鱼,可以接受大豆组成高达50%的饲料,其他高价值的鱼种仅能接受大豆含量10%以下的饲料。尽管如此,即使是只能减少一分对海洋鱼粉的依赖,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轻对全球海洋资源的利用压力。

(四)更好的养殖方法和养殖方式整合

1.复合养殖

对养殖业的综合治理很可能是主要的减少污染的方式。更好整合养殖场的一个方式就是将它们置于能够分散肥料的更广阔的土地上。

复合养殖是一种可持续的解决措施,该方法在中国非常常见,一个实例就是浙江省青田的稻田养鱼。在青田,渔民在水稻田中采用流水养殖鲤鱼。然而,农民为了增加鲤鱼的产量,不仅投喂人工鱼饲料,还筑起水泥围栏来加深池塘的深度,这种为了营造鲤鱼塘而给河流筑坝的做法导致富营养化日趋严重、农业和社区供水受到影响以及导致鱼类病害等。为鼓励采用过去那种环境友好型的复合养殖方式,政府应该出台一种在稻田中养殖“有机鲤鱼”的认证措施,这可以帮助青田农民在附近的旅游中心——杭州和苏州建立可赢利的市场。

2.放养体系

在中国,允许养殖场的动物自由活动,只是解决动物饲养问题的部分方案。中国缺乏广阔的用来放牧动物的土地资源,由此也证明政府不能很好地指导许多中型的、自由放养的和家庭式的养殖场,使其进行安全操作。况且,如果监管不当,自由放养的动物也会使环境遭到不同类型的破坏。例如,土壤不断被侵蚀、土壤的荒漠化——这在生态较为薄弱的中国北部的那些草原上已成为一个主要问题。这些草原也由于农业用水过度抽取、工业污染和采矿而受到威胁。增加自由放养动物的养殖可以大大提高食品与环境安全。自由放养的动物,尤其是小鸡,在像多岩石的山坡这样不适合种庄稼的土地上,也能茁壮成长。


本文出自:http://www.jiaolegezhajijiam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