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了个炸鸡加盟官网 > 餐饮资讯 >

连锁餐饮“代官山”公司人员集体“蒸发”


附会杜甫名句而得名的中高档餐饮品牌“代官山”,曾以其时尚唯美的唐风陈设给食客们留下风雅印象。但从今年5月开始,短短两个月内,上海、南京、无锡等地代官山门店相继关门,留下悬疑的问号。

近日有不少上海消费者反映,手上的代官山餐厅预付卡化作废纸,网络上更有爆料称代官山经营公司上海展圆餐饮管理公司的“债主”多达40余家供应商,金额超过千万。

幕后老板今年4月换人

据记者了解,打着“专为女性设计的美食”旗号的代官山早在2006年就落户上海中环广场,曾经一度是沪上许多饕客们小聚小酌的必选场所。

代官山出身台资,早先已经在台拥有40多家门店。据公开资料显示,大陆的代官山则是由上海展圆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实际运营,作为一家连锁企业,展圆旗下拥有代官山、蛋蛋屋、晶厚、朵思四大品牌。

上海展圆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官网介绍称,公司成立5年以来先后在上海、北京、苏州、南京等多地成功开设30多家连锁餐厅,并乐观预计到2015年在中国的开店数将达到100家,成为中国餐饮百强企业,同时,官网还称公司已经顺利在香港上市,成为餐饮连锁上市公司。

据悉,上海展圆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注册于2006年1月,后来又注册了五角场、周浦等5家分公司。《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查询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发现,公司的控股股东为台湾展圆国际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宝邻,他同时也是台湾元祖食品的创始人。作为家族企业,张宝邻的儿子张乙涛和儿媳妇蓝婉绮分别担任上海展圆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和副总经理。

系统资料显示,目前上海展圆法定代表人为李清炀,而公司变更信息栏中显示,2015年4月8日,公司法定代表人由张宝邻变更为李清炀。6月19日,董事名单便由蓝婉绮、张乙涛变更为无。

此外,上海展圆官网所称的“顺利在香港上市”的身份似乎也存在水分。记者并未查询到有关上海展圆的上市信息,而据台湾媒体报道,展圆国际的关联公司台湾元祖食品被香港梦果子国际公司收购,相传是为元祖上市铺垫。此事也曾被媒体以“潜在首只烘焙类A股”噱头报道,但至今未有成功登陆A股的确切消息。

公司总部人去楼空

根据代官山官网资料显示,鼎盛时期,其在上海的繁华商圈共有8家分店,并在苏州、南京、杭州、常州、宁波共开了9家分店。

如今不仅是管理层换人,上海展圆公司的实际运作也已经停滞。7月29日,《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实地走访了上海展圆位于徐汇区虹桥路188号的大楼内的总部后发现,总部办公室已因欠费被房东收回,门上贴有欠费停电通知。但从门缝可以看到办公室并未变化,桌椅广告牌仍在。

与公司总部相隔不远的代官山恒隆广场店也在重新装修等待“新主”。该门店相邻店铺的员工告诉记者,该店是在5月26日左右就已经关门,“当时店里的员工并不知道公司管理层出了什么问题,直到店长几天联系不上公司,才知道出事。”据记者了解,直到关门,此店至今依然拖欠着商场租金和员工工资。

关于此事,港汇恒隆广场方面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回应称,商场租赁部现正积极与该租户联络,截至目前商场方面还未能联络到该租户,故商场方暂未有进一步行动。

相比之下,位于中山公园龙之梦的门店关门更早,据商场员工介绍,该店大概是在去年年底的时候就已经关门,原因据说是与之前招牌砸到客人有关。如今该店面已经易主,由一家火锅店接手并正在装修。

另据媒体报道,原本开在五角场万达广场B1楼的代官山门店也已经改由另一餐饮品牌接手,目前正在装修中。物业方工作人员对记者证实,代官山五角场店于6月中旬突然停业,具体原因不得而知。

据悉,与此同时位于无锡、南京、杭州等地的代官山门店也纷纷“蒸发”。记者拨打了上海展圆官网显示的全国所有门店的电话均无法接通。

供应商称收千万元空头支票

消费者预付卡无法索赔

供应商索赔无门,消费者也被接连泼了冷水。上海的朱小姐今年刚在港汇恒隆广场代官山店办理了3000元预付卡,才消费了一次店便关门了,卡里还剩下2900元。类似朱小姐的消费者还有很多,最近陆续有消费者前往门店所在商场询问。

港汇恒隆广场工作人员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自从代官山停业以来,已有百余名消费者向他们反映已办理了预付卡,卡内金额在500~1000元不等。已办理预付卡的顾客要先填写“顾客投诉意见表”,并提供在港汇办理预付卡以及最后一次消费小票的两项凭证下,港汇相关工作人员会和顾客联系,或许有可能得到一定的赔偿。 而代官山五角场万达店的工作人员则表示,由于顾客无法证明所持有预付卡内的余额,所以目前无法处理。而另一家代官山周浦万达店也同样表示无法处理,同时因为代官山已逃铺,周浦万达已报警等待警方处理。

上海市单用途商业预付卡履约保证保险共保体在7月24日启动。所谓“单用途商业预付卡履约保证保险”,是指当预付卡企业申请破产且被依法裁定、被依法吊销营业执照、被备案机关处以最高限额的行政处罚,企业拒绝履行或无法履行兑付商品或服务的义务,并且未能退还卡内预收的资金余额时,持卡消费者可以依据保险合同约定获得相应的保险赔偿。

在上海市商务委网站单用途预付卡备案企业目录中“上海展圆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赫然在列,这就意味着展圆要么缴过保证金,要么购买了预付卡履约保证保险。但是上海市商务委向媒体表示,赔付需要满足条件,并且走法律程序,由于展圆已经跑路无法进行清算,自然就无法启动保险理赔程序。根据保险合同,其约定的赔付条件有多条,包括预付卡企业已被裁定破产、被依法吊销营业执照、被备案机关处以最高限额行政处罚导致企业拒绝或无法履行兑付义务,而商家跑路关门则不在其中,虽然其确实购买过相关保险,但是目前仍然不能赔付。

另外,仅凭消费者一张小票,也无法证明会员卡内真实余额究竟尚存几何。小票并不能作为依据,还是需要看系统内金额和预付卡内的交易数据。

代官山折射餐饮业困境

最近中高端餐饮行业噩梦不断,6月份金钱豹折价卖身,湘鄂情也贱卖品牌。一位餐饮业内人士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介绍:“高端餐饮的上座率达到70%,才会开始盈利。这类餐饮客源现在减少达60%以上,怎么可能会不亏损?”

据记者了解,在代官山上海门店中,最大的有700多平米,最小的也有200多平米。中环广场首家店面积400平米投资近500万元,一间面积不大的蛋蛋屋门店也要200万元的投资。动辄百万的投资让不断广开门店的代官山资金捉襟见肘。

“无团购不吃饭”是现在很多市民常态,但是团购之后留给商家的利润空间稀薄。“一顿饭打个6折,已经没有赚头了。但如果不加入电商的平台、不去做团购的话,除非餐厅有自己的会员体系或者无可替代的餐饮,否则只能面对冷清的下场。”上述业内人士对记者分析。

“有的店地处寸土寸金的地段,租金高、原料贵,光靠降价是不现实的,所以需要餐饮企业在市场定位、经营方式、拓宽服务领域等方面做文章,进一步提质增效。不适应市场的饭店,只能进行转型,否则就会面临淘汰。”该人士如是说。


本文出自:http://www.jiaolegezhajijiameng.com